点击进入
     扫描关注

首页 >> 留学天下事 >> 正文

哈佛商学院院长告诉你读MBA是否有用?

来源:www.wdtwd.com        作者:沃得天下        时间:2015-02-07


      
      
       美国商学院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过去,MBA学位是进入高盛和麦肯锡的敲门砖。而现在,不少人开始思考花10万美元的钱和两年的时间读MBA是否还有意义。亚洲商学院的崛起构成了另一个挑战。尽管现在依旧有很多亚洲人申请美国顶尖高校,已经有不少亚洲学生和成功企业家开始逐渐把目光投向亚洲本土商学院。于他们而言,亚洲商学院不仅离家更近,还能提供更多贴近本土市场的课程。    
      

       美国商学院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过去,MBA学位是进入高盛和麦肯锡的敲门砖。而现在,不少人开始思考花10万美元的钱和两年的时间读MBA是否还有意义。亚洲商学院的崛起构成了另一个挑战。尽管现在依旧有很多亚洲人申请美国顶尖高校,已经有不少亚洲学生和成功企业家开始逐渐把目光投向亚洲本土商学院。于他们而言,亚洲商学院不仅离家更近,还能提供更多贴近本土市场的课程。


       对此,顶尖美国商学院也采取了一些回应措施。他们推出了更短、更具针对性的商业课程,并在课程中加入了更多国际商业案例。哈佛商学院现任院长NitinNohria出生于印度,是哈佛商学院的首任亚裔院长。近期,他在香港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专访,谈论了商科教育的新环境。
      
       请说说你这次亚洲之行的目的?
      
       答:这是我们全球策略的一部分。我们于15年前在香港建立了首个研究中心。那时我们觉得哈佛商学院没能给学生提供真正的全球性教育,当时我们大约只有10%的商业案例是国际性的。现在我们在全球一共有八个研究中心,所在地包括孟买、东京和上海,而且我们有60%的商业案例为国际案例。这些海外研究中心让我们能更高效地推行哈佛商学院的全球策略。
      
       哈佛商学院目前有没有来自亚洲的大额捐款人?
      
       答:哈佛商学院的大额捐款人里现在还没有亚洲人,但已经开始有亚洲人的捐赠金额达到500万-1000万美元了。我们现在的目标不是让某个人来捐助一个亿,而是尽量要争取到来自100个人的捐款,而他们每个人可以捐100万美元来支持我们的国际活动。我希望这个群体里30%-40%的人可以来自亚洲。
      
       可以描述一下学生结构的变化么?
      
       答:过去我们多数学生都来自欧洲,但欧洲现在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商学院气候了,因此来自欧洲的学生越来越少。我们现在有些来自拉丁美洲的学生,但他们的目标往往不只是哈佛商学院,也有其他商学院,所以这里的市场竞争很激烈。亚洲学生对上哈佛商学院热情还是很高。亚洲唯一让人担心的是日本,这是我们在亚洲唯一一个申请人数在倒退的地区。过去我们每年900个MBA学生里有30-40个是来自日本的,而现在只有4-5个。至于中国的情况,我们的生源结构越来越偏向大陆。目前哈佛商学院的中国学生中,四分之一来自香港,四分之三来自大陆。以前绝大多数的中国学生都来自香港。
      
       今年美国经济的复苏对申请情况有影响吗?
      
       答:我们在这点上是反周期的。今年申请快截止的时候,因为油价暴跌,能源相关专业的申请人数突然增加,目前情况是10位申请人争夺1个学位。这几年来我们的学费上涨了4%,相应助学金的增幅约为5%-7%。目前,我们将近28%的学费收入都被用于奖学金。去年50%的学生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助学金,而这放在20年前是无法想像的。
      
       你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答:最大的挑战是许多人开始思考读商学院的必要性。商学院的黄金年代是1950-2000年,那时候大家会觉得拿个MBA学位可以更好地促进事业发展。现在情况有所不同了,就连麦肯锡也开始招收Ph.D.或其他背景的学生,然后自己对他们加以培训。如果你进了投行,他们也不会像原来那样,让你工作两年后再去念个MBA。他们现在会更希望有潜力的年轻员工一直留下,然后一路做上去。
      
       有没有压力促使商学院开设更多地短期课程?
      
       答:EMBA的兴起就是对这一压力的回应,而且不少原本为期两年的MBA课程也被压缩为一年了。更多人开始想上针对性更强的硕士课程,而非两年期的MBA课程。
      
       你对亚洲的商学院怎么看?
      
       答:印度可能是个领头羊。印度对商业教育的需求增长非常快,现在已经开了1000所商学院。突然之间,人们认识到随便读一所学校是远远不够的,能接受高质量的教育才是关键。美国也是一样的,大家都越来越关注教育的质量。
      
       亚洲此行什么让你感到惊讶?
      
       答:在印度和中国,大家的主要话题第一次不是围绕着经济增长了。过去我们太沉迷于经济增长,以至忘记了建立一个更强的基础的重要性。现在大家开始讨论如何增强基础、提高透明度、提升管理方式、减少腐败。在亚洲,你可以听到大家的关注点变了,而且大家不只是嘴上说说,是真的会付诸行动。